御剑美月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剑莫】 光

#剑莫#

单箭头

cp:阿尔托利亚x莫德雷德

(被困在机场我很绝望)



莫德雷德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位王时的情景,年幼的她站在人群中踮起脚张望着。

那位王骑在马上从容而威严,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

她是属于远方的,没人能拦住她的脚步。

如果说这世间还存在光明还存在神创造的奇迹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这个人只有她才配得上这种称谓。

想离她近一点,莫德雷德感觉自己的胸膛里有一股炙热火焰催使她靠近这位王。

可是她离她太远了,他们之间隔着数十位同样激动的群众。

年幼的莫德雷德自那是便决定了,她一定要到那里去一定要到王的身边去。

骑士将为君主奉献他的一生。

她要效忠这位王,要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的利剑她的盔甲。

她将成为指引莫德雷德唯一的光。




“你是那位亚瑟王唯一的子嗣。”摩根这么告诉她。

“母亲…?”

“你继承了她的血脉,你是唯一能继承不列颠的人。”

她对继承不列颠没有兴趣,让她激动的是她居然是王的子嗣他们居然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她是离亚瑟最近的人。




“为什么不承认我!因为我是你的污点是私生子么!”

王没有回答,转身离去了。

“我要毁灭你拥有的一切,我要推翻你的统治!我要你后悔!”我要你承认我,要你看着我……

“亚瑟——!”



“我不把王位传给你是因为你没有王的才能。”

枪刺穿了莫德雷德的盔甲。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王位……只有你才称得上不列颠唯一的王。

为什么你现在还认为我想要的是……







【逆转裁判】【神千】时差

#神千#  时差
cp:神乃木庄龙x绫里千寻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
神乃木庄龙顶着烈日走在街道上,这个时候要是可以来一杯冰咖啡就好了。

他记得周围应该是有家饭店的,去那里应该应付下这天气。

很久没来这里了,饭店是在哪里呢?

他张望着寻找记忆中的饭店。

忽然一个牌子闪进他的视线——「成步堂律师事务所」。

成步堂,这个相当少见的姓氏,自从与他扯上关系后她就……

那时候的那个笨蛋大学生变成了搅乱法庭的新人律师,有这个人在的庭审主注定不会平静。

就像是年轻的她一样。
不甘心,绝对不服输,死缠烂打也要辩护到庭审的最后一秒。

他没能找到饭店却找到了神社。
没想到居然还在,真的是意料之外。

「希望初次出庭顺利。——绫里千寻」

「希望小猫咪的胸部继续长大。」

「希望前辈脱发!」

这些写着愿望的木牌被太阳晒得泛白,他继续翻看着。

「希望前辈没事。」

「希望前辈醒过来。」

「希望前辈早日醒来。」

他来晚了。




【逆转裁判】御云 花吐症02

☆再不写凌霜亲就要打死我了
☆完全忘记了
☆不敢上大号,没填坑

cp 御剑怜侍x一条美云


“一个星期内不与暗恋的人接吻的话就会死……”御眉头紧皱端起茶杯抿了口红茶——果然嘴里充斥着玫瑰的香味。

“御剑哥?你的办公室今天好香啊你喷香水了么?”一条美云抱着一沓资料走了进来。

“这不是你的工作吧美云小姐。”御剑抚平紧皱的眉头无奈的说。

“人活在世就要互帮互助嘛——这是八咫乌的信条之一。”美云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后轻轻坐在桌子上悠闲地晃着腿。

“自从你接手了八咫乌后它的信条都多的可以出本书了。”

“书名叫什么好呢…《秘笈☆燕返》?毕竟是鸟嘛。”

“不是燕子而是乌鸦吧……”御剑早已习惯这孩子跳跃的思维。

“那《黑漆漆的信条(笑)》怎么样?”

“听上去充满了恶意。”

“哇那我还是慢慢想吧……”美云到没有因为这个气馁依旧是一脸的阳光。

她坐在桌子上歪着头看御剑办公,对方认真操纵着电脑虽然以她的角度看不到御剑究竟在浏览些什么。

她就这么看着然后任由从眼底涌起的笑意带动面部肌肉。

“怎么了么?美云小姐。”御剑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她。

“这个香水很适合你,我……我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她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抬起一只手搔了搔鼻尖。

“……好”他并没有喷香水。

【逆转裁判】【御云】花吐症01

原来老福特真的没发

“这是?”御剑怜侍看着桌面上的玫瑰花瓣,那是刚刚从他嗓子里咳出来的东西。

最近他一直觉得喉咙不太舒服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嗓子里痒痒的。
大概是最近熬夜加班染了风寒吧,他这么告诉自己。

他将这枚花瓣拿起仔细地寻找关于它的线索,但是一无所获。

它为什么会从自己的嗓子里咳出来,是恶作剧吗?

他想了想发了邮件给一位总与超自然现象打交道的友人——“成步堂,你知道有什么原因会让人咳出花瓣吗?”

出于他一贯遇到问题刨根问底的态度,这次自然也要查明这花瓣的来历。

不一会儿友人的回信便来了。

“御剑难道说你这家伙?!”

没头没尾的回复,真是那个男人一贯的风格。

对方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御剑不紧不慢地接了电话。

“御剑你该不会是得了花吐症了吧?!”对面的人声很急切。

“花吐症?是会吐出花的病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御剑先生?”电话对面的人换成了助手小姐。

“就是感觉喉咙不舒服然后……咳咳”

一片花瓣落在了办公室的地板上了。

“御剑先生有喜欢的人吗?”

“就算突然这么问……”

“如果一个星期没有吻对方的话会死掉的!”

“真宵君?你在说什么?”御剑不明所以,就算对方的语气很认真但他一个字也听不懂。

“等等成步堂君我还没……御剑你上网查查花吐症吧。”御剑几乎可以脑补出对面的二人像是再演情景喜剧一样争执的场景。

……

“就是说我不这么做的话会死是吗……”御剑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他不喜欢被动可是这次他似乎不得不按照网页上说的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