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剑美月

《都是胡诌》04

原创百合

和胡舟认识了四个月总觉得每一天我的生活里都会出现这个人的名字。

我爸经常让我学学胡舟,学她是如何学习的。
这个我可能学不来,毕竟大冬天一手捏着烟一手拿着语文书抽烟不忘背课文真的挺难的。

胡舟很爱看书,她家里有书柜还有一个小书架都塞的满满当当的。
从小说到医学书籍都能在她家找到。
“毕竟我也没啥爱好嘛。”她本人是这么说的。
“很羡慕会画画的人,可以直观地把所想表现出来。我不会画画就只能写写东西了。”她这么说过。

她其实很优秀如果她不染发不纹身的话看起来真的是个优等生。
“外表不重要。”她说。
“而且当优等生真的很累啊,我以前当过。”她又说。
那是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初中的胡舟是个天天学校和家两点一线的学生。
老师口中的榜样家长眼里的标杆。
同学眼里的老好人。

持续了一年多她崩溃了。

“就这样?”我惊讶这草率的结尾。
“就这样。”她点点头示意故事讲完了。

“其实你现在也没差。”我说。
“其实差很多,我终于为自己活了。”她说。

“以前我只是在完成别人订好的目标,一旦没了这种目标我就会很彷徨。”她点了根烟。

“我逃避改变恐惧改变甚至抗拒改变可是它还是会发生。”

“倒不如我自己来改变。”

她后面的话我听的似懂非懂的,改变什么呢?

我一直在注视着她,等我发觉这件事时它俨然成为了我的习惯。

胡舟就像是个夜里的路灯而我就是渴望光热的小虫,她发她的光我犯我的痴。

她闯入我的生活一点点撕开了我拘谨的伪装,她在我面前打破束缚我的规则向我展现我不知道的解。
她就像是一个英勇的骑士,面对周遭的一切都游刃有余。

我只能是她的追随者,默默地记录下她的故事不敢去奢望更多。

“干嘛呢叶清?”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凑了过来。
“写日记。”把我手机收了起来。
“给我看看呗?”这个脑袋凑的更近了。
“滚。”我把它按了回去。

《都是胡诌》03

原创百合

“你每个课间一根烟啊。”我训她。
“我愁的时候一天一包半。”
“你是烟囱吗!”我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

“叶清啊你最近开朗了不少,就这样多和班里人交朋友。”我去拿作业的时候邓老师对我说。

交朋友?
我突然想起来我现在还是没有朋友。
不过托胡舟的福我可以和班里大部分人说上话了。

“没交作业的去老师办公室。”我说。
“班长老师还说什么吗?”周哲问我。
周哲就是那个刚开学总欺负我的人,不过后来被胡舟收拾老实了。
“他是要好好~和你谈谈。”我拍了拍他的头。
“卧槽。”他跑了。

“叶清啊你说我写什么好啊。”胡舟还在苦恼讲书的题目,明天轮到她了。
说是讲书其实就是每天都有一个人将作文另外一个人点评。
胡舟写作很好,不过她的选题总是太深刻一写就是几千字。
“少写点。”语文老师特意要求她。

“你都是怎么学的?”我问她。
“上课听课就好了啊。”她说。
“那写作呢?”
“多看书,看多了莫名其妙地就会写了。然后多写点就莫名其妙地很能写了。”

这个人的莫名其妙我也很想要啊。

“你比我时候当班长。”我认真地说。
“我不行的。”她摆手。
“你号召力强学习好性格好。”我对她的有多如数家珍。
“我其实特别不负责任所以不喜欢做这些事。”她有些害羞。
很少听她说自己的事情。
她原先也比我们大一届,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哲,站着。”
不用想这人肯定玩手机又被抓包了。
“胡舟你来答。”
“做辅助线。”胡舟的回答意外的有些简短不过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老大你声音怎么这么少女。”周哲把我心里的吐槽说了出来。
“闭嘴,好好上课。”她的声音又回到了平时。
“好,你坐。上课别发呆了。”

原来是发呆被点起来忘记换声线了,她的本音很好听就是不太像高中生倒像是小学生还是那种甜甜的小妹妹。

“班长你帮我把笔记给胡舟吧。”我的同桌拜托我还笔记。
“你为什么不自己给她?”
“她这人挺可怕的,还有纹身。”
说起来胡舟的小臂上确实有个纹身,还挺大的她平时也不刻意遮着。
“她人挺好的。”我把笔记本扔回同桌桌子上。
有纹身就代表是可怕的人了?扯淡呢?

上周的体检单子今天要交,不用想肯定很多人还没填。
我不情愿地站在讲台上收单子。
“班长能不能明天交。”
“不能。”
“我还没填。”
“快填。”

果不其然有几个女生开始嘟嘟囔囔了。
真麻烦,不就是填个基本信息还收不上来么?

“你有玩手机的时间怎么没时间填表?”胡舟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不耐烦。
“又不是非交不可。”女生哼哼唧唧地说。
“不想交自己和班主任说去,班长又不是你妈。”胡舟的声音更凶了。
那个女生终于放下手机开始填表,不一会就全部收齐了。

不得不说胡舟同学训起人来还挺可怕的。

今天胡舟没来学校。
今天周哲被老师训了15次,他课间来烦我被我拍回去了。
对付这个人不能给他好脸色。

下了晚自习我走到胡舟家楼下,正准备按门铃就碰见她推门出来。
“你怎么来了?”她很惊讶。
“放学顺路来看看你。”
“走吃饭去。”她揽着我的肩去了楼下面馆。

“你怎么没来?”
“我爸昨天又喝多了我没睡好。”她眼睛下面是乌青的黑眼圈。
我什么也没说继续吃面。
“我一睡不好就头疼。”她继续说。
“下次觉得吵来我家睡”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说。

《都是胡诌》02

原创百合

“有吃的没~我快饿死了~”晚自习的时候胡舟倒下了。
她问遍了班里同学没有人投喂她。
她绝望地趴在桌子上。

我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好玩给她扔过去一包饼干,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光仿佛饿了三天的难民看到了面包。

“我爱你啊啊!叶清!”她激动地拆着包装。
说来奇怪,她从来不叫我班长而是叫我叶清。

有天跑操回来的路上我问她“你为什么从来不叫我班长啊?”
她笑着看着我说“你希望我叫你班长还是叶清?”

在班里同学都叫我班长,只有她会叫我叶清。
我感觉心里怪怪的,那种感觉说不上来。

胡舟同学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她似乎可以和任何人说上话。
从门卫阿姨到安保主任她都能和对方聊两句。
有次去找语文老师才发现她关着门抽着烟在帮语文老师改作业。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她好像可以让周围的气氛放松下来只要她在的场合都会变得很有趣。

今天升旗前我感觉下腹有点涨生理期可能来了,第一节课的时候坐立不安。这个人居然下课就给我塞了包急救用品,我还以为她也生理期原来是从办公室借来的。

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也可以这么轻松,以前我是想都不敢想的。

胡舟她和后排的其他同学不一样,虽然她也喝酒也抽烟但是她成绩很好上课听的也很认真。
不过她的作业似乎是挑着做的,有时候能看到她第一节课一边听讲一边在老师眼底下补作业。

“你不怕老师吗?”我问她。
“为什么要怕?老师以前也是学生啊。”她说。

她的字很成熟让人看着很舒服,几百张卷子里我一眼就能认出哪张是她的。
白纸黑字满满当当的全是她的字。

“上学对你来说是不是和玩一样?”我拿着卷子问她。
我复习了两周结果还是没考过她。
我知道她考前从来不复习,她不会撒这种谎她也确实是这么随缘的人。
“是啊,和大家一起玩多好。比一个人在家强多了。”她笑嘻嘻地收了卷子。

我有些气恼,我的努力赶不上她的随意。
她好像看出了什么说“我虽然没在这方面努力可是平时我在其他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考试只是知识积累的一个呈现,而知识的积累可不止来源于课本。”她接着说。
她说话突然很官方。
“生活就是学习嘛。”
不过下一句又被打回原形了。

她说不定以前是很优秀的人我猜。

后排的的学生除了那个男生总是找我的茬其他人和我基本上没什么交流,不过只要他一欺负我胡舟就马上把他拎回座位上去。

“你很害怕胡舟?”我某天悄悄问他。
“舟姐发飙的样子你是没见过,太可怕了。”

胡舟脾气其实很好,我从没见她真的生过气。
她会因为什么事发飙?

家长对我的期中成绩不太满意,我比起去年掉了三名。
我爸在家长会刚结束的时候就把我骂了一顿,当时班里的家长和同学还没有走完。
我很尴尬但是只能任由他骂我。
“行了吧,有事不能回家骂吗?一定要当着这么多人让她难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插在我和我爸之间。
“我训我女儿关你什么事?”
“高二和高一考试的内容原本就不一样,刚刚分科没抓住感觉不是很正常么?你一定要给她这么多压力么?”
“你考多少名啊你在这管我?”
“文科班第一。”

我爸又训了我两句就带我回家了。

胡舟不像是学生倒像是个大人,我爸后来这么说。
她不像大人也不像我的同龄人,既成熟又天真是个矛盾的人。

《都是胡诌》01

原创百合

不良女学霸x冷漠班长

平稳地度过了一年高中生活后我顺利地成为了高二学生。
新的学年我希望可以交到朋友——尽管去年我也是这么说的。

我叫叶清,是一个“好学生”。
就是那种家长和老师赞不绝口学习偏上绝对不会违反校规的那种学生。
笔记工整详细上课从不睡觉,作业一丝不苟地完成考试也从来不担心。

我就是这样的学生。
我总是和老师同学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也因为如此我并没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在同学眼里我太正经甚至像是那种“会偷偷向老师打小报告的人”,集体活动的时候我总是和落单的人组队不是因为我善解人意而是其实我也是落单的人之一。

“那么班长还是叶清,其余的班委周五班会的时候选。”

因为分科了的缘故原本的班级都打散了,还好我的班主任依旧是邓老师。
不过班里的同学几乎一半都是陌生的面孔,坐在最后两排的人看上去很“社会”还是别去接触的好。

我这么想着,下午就迎来了第一个挑战。

“你就是班长?”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拿走了我的眼镜,我看不清他的脸。
“嗯……”我含糊地回答。
“还不如我来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也不想当这个班长啊。

“快走了,马上要上课了。”一个女生把眼镜从他手里抢了回来还给了我。
“你带烟了?”他问那个女生。
“废话。”

我戴上眼镜看了眼那个女生的背影——她大概比我要高一个头,棕色头发不像是天生的。

自习课的时候后排在打牌,我真的不太想管他们打牌又不关我事。可是放着不管被年级部长抓到又要变成我的问题了。

我警告了几声没用后就没收了他们的牌,早上的男生站起来冲我破口大骂。
我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座位继续写作业,他骂的更狠了。
“操你妈闭嘴,还让不让我睡觉了。”一个女声了进来。
他哼哼唧唧地闭嘴了,我回头看早上的女生她正瞪着他。她的气势不小,班里很快就安静了没人发出声音。
她好像对此颇为满意继续趴下睡觉了。

放学后我对照座位表记住了她的名字——胡舟。

……

“你们班那个女生挺好看的啊。”
“哪个?”
“胡舟啊。”
早上的班车里挤满了学生,我边上两个男生的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胡舟”这个名字让我突然清醒,悄悄地等待下文。
“别想了,她是高三那届的留了级好像还是休学了怎么了。你要是想追她高三的人估计要搞你。”
“唉,本来想着挺好看的又单身。”
“我高一和她一个班的,高三的人她基本都认识。”
公交到站了我也没继续听下去了。

胡舟确实长得很好看,她其实声音也很好听又轻又细不过她总是刻意用比较粗的声音讲话。
她好像和后排的其他人关系都不错,经常上课看见他们在传东西直到有天我仔细看了下那东西好像是被餐巾纸包起来的烟。

开学一个月了我还是没有交到朋友,跑完操只能一个人快快走回班。
“诶,你怎么回的这么快?”一进教室就看见胡舟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我走的比较快,他们比较磨蹭。”我说。
胡舟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出去跑操,趴在桌子上皱着眉。
“你怎么了?”关上门问她。
“头疼,昨天晚上又没睡好。”她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反而更加皱成一团。
我把手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还好没有发烧。
正当我准备收回手的时候她抓住了我的手又把我的另一只手放到了她的脸颊上。
“你的手好凉啊,真舒服。”
我任由这双手感受她的温热。

“没人吗——?”又有人回班了。
我一惊连忙抽回手。
“诶大哥你咋没跑操?”胡舟的同桌也回来了。
“她不舒服。”我说。
“哦哦,这样啊。”那人点着头又走了。

“叶清啊。”胡舟趴在桌子上说“下次跑操和我一起走吧。”

“好啊。”我答应了。



马修罗马尼他们有                          那么好!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剑莫】 光

#剑莫#

单箭头

cp:阿尔托利亚x莫德雷德

(被困在机场我很绝望)



莫德雷德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位王时的情景,年幼的她站在人群中踮起脚张望着。

那位王骑在马上从容而威严,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

她是属于远方的,没人能拦住她的脚步。

如果说这世间还存在光明还存在神创造的奇迹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这个人只有她才配得上这种称谓。

想离她近一点,莫德雷德感觉自己的胸膛里有一股炙热火焰催使她靠近这位王。

可是她离她太远了,他们之间隔着数十位同样激动的群众。

年幼的莫德雷德自那是便决定了,她一定要到那里去一定要到王的身边去。

骑士将为君主奉献他的一生。

她要效忠这位王,要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的利剑她的盔甲。

她将成为指引莫德雷德唯一的光。




“你是那位亚瑟王唯一的子嗣。”摩根这么告诉她。

“母亲…?”

“你继承了她的血脉,你是唯一能继承不列颠的人。”

她对继承不列颠没有兴趣,让她激动的是她居然是王的子嗣他们居然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她是离亚瑟最近的人。




“为什么不承认我!因为我是你的污点是私生子么!”

王没有回答,转身离去了。

“我要毁灭你拥有的一切,我要推翻你的统治!我要你后悔!”我要你承认我,要你看着我……

“亚瑟——!”



“我不把王位传给你是因为你没有王的才能。”

枪刺穿了莫德雷德的盔甲。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王位……只有你才称得上不列颠唯一的王。

为什么你现在还认为我想要的是……







【逆转裁判】【神千】时差

#神千#  时差
cp:神乃木庄龙x绫里千寻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建筑。
神乃木庄龙顶着烈日走在街道上,这个时候要是可以来一杯冰咖啡就好了。

他记得周围应该是有家饭店的,去那里应该应付下这天气。

很久没来这里了,饭店是在哪里呢?

他张望着寻找记忆中的饭店。

忽然一个牌子闪进他的视线——「成步堂律师事务所」。

成步堂,这个相当少见的姓氏,自从与他扯上关系后她就……

那时候的那个笨蛋大学生变成了搅乱法庭的新人律师,有这个人在的庭审主注定不会平静。

就像是年轻的她一样。
不甘心,绝对不服输,死缠烂打也要辩护到庭审的最后一秒。

他没能找到饭店却找到了神社。
没想到居然还在,真的是意料之外。

「希望初次出庭顺利。——绫里千寻」

「希望小猫咪的胸部继续长大。」

「希望前辈脱发!」

这些写着愿望的木牌被太阳晒得泛白,他继续翻看着。

「希望前辈没事。」

「希望前辈醒过来。」

「希望前辈早日醒来。」

他来晚了。




【逆转裁判】御云 花吐症02

☆再不写凌霜亲就要打死我了
☆完全忘记了
☆不敢上大号,没填坑

cp 御剑怜侍x一条美云


“一个星期内不与暗恋的人接吻的话就会死……”御眉头紧皱端起茶杯抿了口红茶——果然嘴里充斥着玫瑰的香味。

“御剑哥?你的办公室今天好香啊你喷香水了么?”一条美云抱着一沓资料走了进来。

“这不是你的工作吧美云小姐。”御剑抚平紧皱的眉头无奈的说。

“人活在世就要互帮互助嘛——这是八咫乌的信条之一。”美云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后轻轻坐在桌子上悠闲地晃着腿。

“自从你接手了八咫乌后它的信条都多的可以出本书了。”

“书名叫什么好呢…《秘笈☆燕返》?毕竟是鸟嘛。”

“不是燕子而是乌鸦吧……”御剑早已习惯这孩子跳跃的思维。

“那《黑漆漆的信条(笑)》怎么样?”

“听上去充满了恶意。”

“哇那我还是慢慢想吧……”美云到没有因为这个气馁依旧是一脸的阳光。

她坐在桌子上歪着头看御剑办公,对方认真操纵着电脑虽然以她的角度看不到御剑究竟在浏览些什么。

她就这么看着然后任由从眼底涌起的笑意带动面部肌肉。

“怎么了么?美云小姐。”御剑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着她。

“这个香水很适合你,我……我还挺喜欢这个味道的。”她的话说到一半忽然抬起一只手搔了搔鼻尖。

“……好”他并没有喷香水。